《曼城日与夜》:双向奔赴的爱情真的太美好了

《曼城日与夜》:双向奔赴的爱情真的太美好了

《曼城日与夜》是我今年读完的第一本小说。是英国小说家戴维·M.巴尼特2021年出版的新书。这是一本关于“修复”、关于“希望”、关于“爱”的书,故事并不跌宕起伏,也没有华丽的辞藻,虽是小说,却更像发生在我们周边的事。开年就能读到这么治愈的故事,真是太美好了。

黛茜和纳特是曼彻斯特社会史博物馆的两名保安。黛茜在夜晚上班。纳特在白天上班。每天交接班的五分钟就是他们的联结。而缘分就是这么神奇,暗地里,博物馆里大家都可以阅读的书籍《希腊神话》及用作书签的“米克诺斯岛”明信片也把他们联结起来。

黛茜因为九岁时的家庭变故,把自己禁锢起来,不敢去爱,认真守护博物馆、照顾患癌症的母亲就是她每天的生活。

纳特的父亲是个拳击手,从小目睹父亲家暴母亲的他发誓不要做父亲那样的人。他离婚后,独自住在父母留下的房子里。他爱他的孩子“本”,虽然婚姻破碎,但是他和前妻一起照顾孩子,他是孩子眼中的“跳跳虎”。

突然有一天,博物馆的展品突然不见了,认真严肃的黛茜邀请纳特一起解谜,两个孤独的人突然碰撞出了火花。在相处中,两个人都发现对方是爱书的人,发现《希腊神话》早把两个人联结在了一起,虽然他们两个都不知情。黛茜还把自己爱读的村上春树的《天黑之后》借给了纳特。

两颗心就这样慢慢向对方靠拢。但是黛茜因为九岁发生的事情一直惩罚自己,不敢认爱,她的前男友就是因为她告诉他九岁时刺伤了自己妹妹而离开她的(实际并不是她做的)。她害怕纳特也因此离开她。她妹妹罗茜受不了黛茜一直逃避,说出了隐藏二十多年的真相,刺伤自己的不是姐姐,而是他们的母亲。知道真相那一刻,黛茜释然了,她告诉自己,“这些年来,我就像希腊神话里的普罗米修斯,因为偷火给人类而被宙斯锁在岩石上,一只老鹰每天都来啄食他的肝脏。我每天都取出自己的肝脏,为刺伤罗茜而惩罚自己。但我根本没有那么做过。我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我有点恶心,又是高兴,又是难过。那些生命中的时光都白费了。悲伤、愤怒和恶心充满了我的心。然而……我还拥有未来。再也没有阴影笼罩着我,这就像是我整个人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清洁,好像我得到了进化。”就这样,黛茜终于勇敢迈出去了,和纳特互相倾诉,两个人爱情的火花燃烧起来了。

书里,纳特和黛茜定情的那个雨夜,纳特对黛茜说,“我们都是破碎的,黛茜。或是以这样的方式,或是以那样的方式。请告诉我有谁的生活在某种程度上不是破碎的?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生活就开始鞭挞我们,除非我们非常幸运或非常富有。大多数时候,即使有这两样也无济于事。但是,黛茜,我们都会做一件事,那就是自我修复。有时不容易,有时我们做得不好,但我们还是会修补好自己,一瘸一拐地走下去,毕竟,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如果两个破碎的人能够彼此修复,结果比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好呢。”这种灵魂的碰撞,双向奔赴的爱情真的太美好了。两个人心心相印,在家暴中长大的纳特,在谎言中长大的黛茜,现在都孤独的他们都得到了救赎,发现了更广阔的天地,更幸福的密码。

这本书里,出现的每个人物都很有特色。患癌症酗酒、对女儿撒谎又独自养大两个孩子的母亲,悄悄偷博物馆展品给自己患阿兹海默症的妻子玩耍又偷偷还回去的保安哈罗德,喜欢纳特的珍妮丝,洒脱直率的罗茜。他们都是小人物,也许他们都经历过生活的残酷,但是他们也都是认真追爱的人,这就是这本书温暖的一部分,每一个人都那么鲜活,很能让人共情。

如果你最近也背负了沉重往事,缺乏勇气,不妨读读这本书,一定能给你勇气,一定能让你释放,就像书里说的“往事不需要修复,也无法修复,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无从改变。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未来不那么破碎。”反复无常的神不能摆布我们,我们是自己命运的主宰。爱自己、接纳自己,也试着接纳别人,你会发现,你拥有一个浩瀚无边的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